会议资讯
您的位置:首页 › 学会动态 › 会议资讯 › 胡耀邦同志鼓励我研究...
胡耀邦同志鼓励我研究数理语言学

发布: 2015-12-01 13:16 | 作者: 冯志伟 | 查看: 1012次

1961年秋天,团中央机关建立了这样一个制度:团中央书记处的每一位书记至少直接联系一个团支部,作为了解情况和结交青年朋友的一个渠道。1961年11月,北京市团市委为团中央第一书记胡耀邦选定北京大学59级语言专业团支部作为联系点。胡耀邦首先找这个班的团支部书记和宣传委员了解情况,问他们:“你们同学中有学习特别专心的吗?”他们回答介绍说:“我们班有个同学叫做冯志伟的学习特别好,他已经学了英语、俄语、德语和日语,而且达到相当水平,但是好像不特别关心政治”。胡耀邦表示,“我希望找冯志伟同学亲自谈一谈”。

团中央第一书记邀请的消息传给了我,我感到非常激动。1961年11月11日,北京大学团委安排我和其他4名同学一起到住在富强胡同的胡耀邦家做客。晚饭后我们乘公共汽车进城,当时北京的公交车数量严重不足,乘车的人很多,我们没有挤上从颐和园路过北大开往西直门的32路汽车,急中生智,干脆从北大乘车到起点站颐和园,再从颐和园乘车直奔北京市内,当我们赶到富强胡同时已经是晚上9点多钟了。胡耀邦还在一直等待着我们,他也等得有些着急了。

我们在会客室坐下,胡耀邦给我们每个同学递上了一个苹果,依次询问我们每个人的姓名、籍贯。

当胡耀邦问到我的时候,他说:“你就是那个学了4种外国语的同学冯志伟吗?你学习那么努力,挨批了没有?”我回答说:“其实我学习只是出于对语言学的兴趣,自己只是想多学点东西而已。”

我原是云南昆明一中的学生,1957年考入北京大学地球化学专业学习,比同班同学早两年进入北大。1958年,我在一本英文的信息论杂志上,读到了一篇关于运用数学方法研究语言的文章,顿时灵感火花四溅,觉得这样的研究有可能为语言在计算机上的处理产生革命性的影响。我想,我的数学基础很好,何不投身到这个领域做进一步的探索?于是,我要求转到语言专业学习,在学校的支持下,我在1959年转入语言专业,一面学习语言学课程,一面学习数学,同时关注国际上运用数学方法研究语言问题的最新进展,当时,国际上把这样的研究叫做“数理语言学”。我对于外语的领悟很灵敏,到1961年底的时候,已经学会了4门外语,而且能够使用这4种外语阅读数理语言学的外文文献了。由于我对于数理语言学有强烈的兴趣,数理语言学是交叉学科,我除了学好语言学的课程之外,还要自学数学和外语等不同的学科,时间比别的同学紧,没有很多的时间来关心政治。而当时学校的政治气氛特别浓,不太主张学生读书,我显得有些古怪:明明是学中文的文科学生,一有空就做些数学题,经常还读点外文书,这在当时是很不合拍的。有的同学认为我是在走“只专不红”的道路,对我颇有微词。所以,第一次见面,胡耀邦就已经洞察秋毫,关切地问我,“挨批了没有?”

我坦率地向胡耀邦汇报了自己的想法,讲述了自己学习数理语言学的动机和过程。胡耀邦听后,正色地对我说:“事实将证明你的道路是正确的!”他的话斩钉截铁,掷地有声。

胡耀邦还严肃地回过头来对我们大家说:“外语学习是很重要的,我们需要对外交流,语言是很好的交流工具呀,懂了外语可以扩大眼界。”我们专心地聆听着,默默地思考着,会客室的气氛显得特别肃穆。

接着胡耀邦换了语气,开始和大家轻松地聊天。他告诉大家:“学生的主要任务是学习知识。我在高中的孩子写了篇作文,老师出题目说什么是学生的主要任务?我的孩子写道:学生的主要任务是提高政治水平。”他笑着对我们说,现在不少人对学生的主要任务的认识不很清楚,其实,道理很简单:“学生的主要任务是学习。”

谈话结束时已经很晚了。我们告别了胡耀邦,一路谈论着他的教导,总算赶上了末班车顺利地回到了北京大学。

几天后胡耀邦又邀请同学们到他家做客,并且在院子里和同学们一起照相留影。下面是这张我珍藏了45年的与胡耀邦合影的老照片。到胡耀邦家做客时,我穿着一条双膝打了补丁的裤子,这已经是我当时最好的裤子了。20世纪60年代北大学生的生活还是很清苦的。

从这次谈话后,我学习数理语言学更加理直气壮了。1964年,我考上了北京大学的研究生,我的毕业论文题目就是:《数学方法在语言研究中的应用》。从此,我走上了研究数理语言学的道路。现在,数理语言学发展成了计算语言学,成为了信息时代很重要的学科,我已经是计算语言学的博士生导师了,可惜胡耀邦同志已经离开我们而去。想起当年胡耀邦同志对我亲切的鼓励和热情的支持,他的音容笑貌,历历如在眼前,四十五年前的往事,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不禁感慨万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