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通讯
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第八十三期】通讯

发布: 2016-04-21 14:13 | 作者: 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 | 查看: 8960次

受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委托

学会主办国家语委2016年度重大科研项目选题会暨国家语委“十三五”科研规划征求意见专家咨询会

 

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秘书处

 

为深入贯彻落实《国家中长期语言文字事业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2—2020年)》,做好《国家语委“十三五”科研规划》的制定和2016年度科研立项工作,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会长靳光瑾受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委托,率领国家语委“十三五”科研规划研制课题组分别于2016年3月15日和2016年3月22日在北京和江苏常州召开国家语委2016年度重大科研项目选题推荐会和《国家语委“十三五”科研规划》(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专家咨询会,分别听取了北京、江苏等6省市语言文字专家意见。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副司长田立新出席了在常州大学召开的选题会并讲话。

两次选题会和征求意见会上,与会专家结合“一带一路”建设、“互联网+”、城镇化建设等形势需求提出了一系列语言战略和应用项目的建议选题,如中亚两国语言文化与语言政策研究、多语种的网络空间语言战略研究、国家安全观视野下的国家语言文字安全问题与对策研究、网络言语特征刻画与身份识别方法研究等,并建议加强汉语汉字溯源等基础理论研究、加强大陆与港澳台地区以及整个华语圈的汉字规范研究、开展互联网语篇深层动态语义分析等信息处理关键技术研究,以及关注老龄人口的语言障碍等问题。与会专家还对《国家语委“十三五”科研规划》(征求意见稿)进行了讨论,大家对该规划给予充分肯定,并提出一些修改完善意见。同时,对科研管理工作还提出一些建设性意见,如改善科研立项层级结构、丰富科研成果形式等。

田立新在讲话中介绍了《国家语言文字事业“十三五”发展规划》的总体框架和内容,并指出语言文字科研工作是语言文字事业改革和发展的基础保障,语信司牵头组织研制《国家语委“十三五”科研规划》,进一步明确了科研工作的目标和任务,以更好地发挥科研的支撑和服务作用。2016年是“十三五”规划的开局之年,要在“十二五”科研取得丰硕成果的基础上,聚焦国家战略需求,服务语言文字事业发展,汇集专家智慧,做好2016年度立项工作,为推动“十三五”语言文字事业全面发展打下坚实基础。

 

会 议 动 态

 

各位会员:

5月14日,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将与中国语文报刊学会联合主办2016年度中国语文现代化高峰论坛,论坛由常州大学承办。主讲嘉宾:柳斌、傅永和(中文信息处理)、张世平(语文规范六十年)、苏培成(信息化全球化时代的中国语文现代化)、马庆株(再论汉语拼写研究)、黄行(我国藏语文现代化的现状与发展)、冯志伟(迈开汉语拼音走向世界的新步伐)、费锦昌(有关简化汉字的几个问题)、袁钟瑞(推广普通话工作六十年)、薛荣(从《国音字典》到《汉语拼音方案》:近现代常州籍语言学家对汉语注音系统所做的贡献)。会后论坛相关材料会在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网站上公开发布。敬请关注。

 

语 文 书 简

——周有光与苏培成通信集

 

苏 培 成

 

我在1957年暑期考入北大中文系。1960年秋季开学后,系里请周有光先生为我们讲授“文字改革”课程,从此我就有幸成为周先生的学生。那时周先生50多岁,风华正茂。每两周上一个下午,三节课,站着讲也不喝水。没有教材,只印发简单的讲课提纲。周先生的课使我对文字改革有了基本的了解。那时受政治运动的影响,师生间的关系并不密切,彼此极少交流。一个学期的课下来,我没有和周先生说一句话,周先生也不认识我这个学生。“文革”结束后,政治环境变得轻松,慢慢地我和周先生有了交往。等到1994年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成立后,来往逐渐多了起来,而且有了书信往来。多数情况是周先生给我写信,我给先生回信,而且每信必回。有时回信很匆忙,忘了留底,现在也就无法找到。我主动给先生写信比较少。对先生交办的事情,我尽力而为。

近日我在整理周先生和我来往的信件。除去因保管不当而遗失的以外,从1994年到2013年,现有周先生给我的信70封,我给周先生的信43封。这些信主要是讨论学术问题。周先生给我的许多信就是学术论文。例如,1995年8月讨论《孟子》的“鸡豚狗彘之畜”里的“豚”和“彘”,2000年3月至5月的信讨论如何编选《周有光语文论集》,2005年头几个月反复讨论汉字性质和文字类型学,2007年7月提出研究“汉字表音化的量变和质变”等等。从周先生的信里,我学到了许多东西。例如:渊博的学识,严谨的治学精神,讨论学术问题时平等谦逊的态度,对后学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爱护,……这些使我终生受益。周先生的这批信件是他的重要著作,如果能够公开出版有很重要的意义。至于我回周先生的信,除了表示虚心向先生学习外,有时也谈一点个人浅见,请周先生指正。

为了便于读者阅读,我对这批信件做了初步整理。整理工作主要有:1. 周先生的信件大多是用电子打字机在热敏纸上打出来的,时间一长,许多字已经模糊不清了。我对这样的信用电脑重新打印。我十分认真地做,尽量避免出现差错。2.排序。大体按照信件的书写时间。尽量把来信和复信放在一起,3.加“编者注”,提供必要的背景知识。

到今年,周先生已经110岁高龄,我这个老学生也已80岁。这项工作只能做到目前的样子。其中的差错和缺陷,还请各位读者多多指正。我也希望收藏有周先生信件的单位和个人,最好能把信件公开发表,以利学术的发展。

 

2015年10月于北大燕北园

附注:《语文书简》将由浙江大学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