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通讯
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第八十四期】通讯

发布: 2016-11-04 20:56 | 作者: 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 | 查看: 11179次

我国藏语文现代化的现状与发展(摘编

 

 

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研究员  中国民族语言学会原会长

 

藏语文是中国历史悠久、使用广泛、内涵丰富的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是中国形成最早的少数民族文字之一。历史上用藏文书写和编译的书籍十分丰富。在现代社会,不仅用藏文重印了大批历史文献,还出版了大量现代政治、经济、文化、科技、教育等方面的书籍。由于藏语文不是一种通用的语言文字,因此藏语文也面临在网络媒体为主要新型语言交际手段的现代社会,进一步开展语文现代化的任务。

就我国藏语文的现代化而言,主要需要解决以下三个问题:藏语的标准语问题、藏语名词术语的标准化问题,和编码与软件开发应用等藏文信息处理问题。

 

  藏语标准语的制订

长期以来藏语的共同交际语言是基于藏文的藏语书面语。藏文创制于7世纪,公元8-9世纪是佛经翻译活动的活跃期,对藏语言文字进行两次较大规模的规范。从10世纪末开始在第二次厘定的基础上对藏语文进行了较长时间的民间规范,习惯上称之为第三次厘定。

从古藏文时代发展到现代藏语,藏语的方言已经出现了很大的分歧。20055月,国家语委成立《藏语标准语方案》项目课题组,方案的创新之处在于形成了表述统一的藏语标准语定义问题。《藏语标准语方案》提出“藏语标准语以拉萨书面语音为标准音,以卫藏方言为基础方言,以典范的藏文传统文法为语法规则”的定义。“藏语标准语”实际上已开始在教育、新闻媒体和信息等很多领域发挥作用。

藏文不像一般的拼音文字是一维的线性书写文字,而是由前加字、上加字、基字、下加字、后加字、重后加字等上下左右中都可以有字母的二维书写字符形体,有些类似汉字或朝鲜文这样的方块字。藏文实际的书写单位是音节-/语素,所以藏字的字符可能数以千计,这一点与一般拼音文字不同而与汉字类似。由于藏文不能准确表示现代藏语的读音,因此目前制订藏语标准语尚不能用于口语,其主要问题在于标准音的确定。

 

  藏语名词术语的标准化

术语是语言中词汇的一个特殊部分,反映的是现代世界科学技术的通用概念。1985年我国成立了《全国术语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我国汉语的科技术语的标准化工作已经基本完成。1995年6月该委员会设立了《少数民族术语标准化特别分委员会》,同年9月成立了《藏语术语标准化工作委员会》。目前已经完成(1)《藏语术语工作原则与方法》,(2)《藏语术语工作:词汇第1部分:理论与应用》,(3)《藏语术语工作:概念和术语的协调》,(4)《藏语术语工作:计算机应用词汇》,(5)《藏语辞书编纂的一般原则与方法》,(6)《藏语辞书编纂符号》,(7)《藏语辞书编纂基本术语》等七项藏语文术语标准化和信息化标准。“全国藏语术语标准化工作委员会”2006年度工作会议要求继续做好七项国家术语标准的后续工作,按照国家术语标准上报全国术语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民族语分委员会。(教育部语信司 2007

2006年西藏自治区成立了自治区新词术语藏文翻译规范委员会,制定颁布了西藏自治区《藏语新词术语审定工作规则》和《新词术语翻译和借词使用规则》,先后审定出版了《汉藏医学词典》《汉藏邮电词典》《汉藏法律词典》和《汉藏金融词典》等,这些辞书涉及的藏文新词术语约有12万条。

由于藏区三大方言和行政区划的差别,各地藏语用词极不规范和统一。藏语术语标准化工作委员会组织对各地提出的标准中所涉及的新词术语反复多次征求意见,并进行审定,使新研制的七项标准中的词汇基本上达到了统一。即以藏语标准语“以拉萨书面语音为标准音,以卫藏方言为基础方言”的定义作为基本准则,在新词术语的翻译和创制过程中如果遇到因方言而造成较大分歧时,尽量要靠近卫藏方言。

跨语言术语标准化的目的是促进语言之间的信息交换,因此藏语术语存在与汉语、英语等通用语言的协调和统一问题,(王维兰、马效敏、才科扎西1997)目前已经开展藏汉英三种语言的术语-词典数据库。

 

  藏文计算机编码与软件开发

3.1 藏文编码系统

我国藏文信息化是从上世纪80年代末期开始的,信息交换用藏文编码字符集国际标准的研制工作始于1993年,于19977月在第33WG2会议及SC2会议上正式获得通过这一方案,从而使藏文成为我国少数民族文字中第一个具有国际标准的文字。

ISO/IEC 10646中收录的藏文字形与编码:(略)

20058月,由西藏自治区藏语文工作委员会和西藏大学联合国内有关单位共同研制的藏文国家标准《信息技术信息交换用藏文编码字符集扩充集A》《信息技术信息交换用藏文编码字符集扩充集B》通过了专家鉴定。(聂鸿音等2012

3.2 藏文软件开发

藏文软件系统研制开始于20世纪80年代初,产生了深远影响的两个与汉英全兼容的、实用化的藏文操作系统的诞生。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围绕WINDOWS操作系统实现藏文字处理成为藏文系统开发的目标。2001年,西藏大学也开发了藏文软件——“火狐”藏文处理系统;2003年,清华大学与西北民族大学合作开发藏文多字体印刷藏文(混排汉文、英文)文档识别系统。2004年,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与北京理工大学合作研制出藏文识别实验系统。2005年中科院软件所与西藏大学、西北民族大学,联合开发基于LINUX的跨平台藏文信息处理系统和办公套件。2007年微软推出Windows Vista,自带喜马拉雅字体和微软藏文输入法,我国政府也推出政策规定将微软喜马拉雅藏文输入法(Microsoft Himalaya)键盘布局作为标准。(聂鸿音等2012

综上所述,目前实现的几个藏文字处理软件或在应用层面开发或部分在现有汉英文WINDOWS下挂接实现。从这些系统所具备的功能来看,只具备一般的藏字处理功能,因此最多只能称其为基于WINDOWS的藏文字处理软件,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藏文操作系统。

3.3 藏文应用软件调研

国内开发的藏文操作系统有主要有两类,一类是面向出版印刷行业的专用系统,一类是面向一般用户的通用系统。

各种通用藏文软件共同的最大问题是因为缺乏统一的藏文字符国内或国际标准编码体系,而造成不同藏文系统由于基于的编码标准的不同而造成不能兼容,藏文输入法和藏文字符键盘布局也各不相同,因而造成用户输入藏文的混乱和不必要的重复工作。

综上,我国藏文编码和软件开发仍处于起步阶段,当前需要解决的主要问题包括:

1.统一藏文编码标准。

2.统一藏文平台和藏文应用软件的开发。

       3.在微软公司的Vista藏文系统借助WINDOWS的统治地位快速扩张时,有必要大力扶持国内信息企业在Linux平台上开发包括藏文在内的少数民族文字系统。

       4.作为中国少数民族文字的藏文软件的社会效益要远远大于经济效益以及软件业的潜在效益,因此政府不能完全将藏文软件市场化,而是要继续加大投入,支持民族语文软件业为提高藏区的信息化水平乃至藏区的社会进步给予政策层面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