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园地
您的位置: 首页 › 语文园地 往事如歌 阿q
往事如歌 阿q

发布: 2015-12-03 09:59 | 作者: 内蒙古:汤敏 | 查看: 621次

回 到德镇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街道两旁的杨树被风吹得哗哗响,落日的余晖将周围的小楼染成金色,远远看去,就像金色宫殿,家乡变了,早听母亲说德镇比以前 繁华了,却没想到变化这么大。以前满是牛粪、马粪的街道已经建成宽敞的柏油马路,低矮的小平房也成了别致的小洋楼,散步的行人面露喜色,全不见往日的死气 沉沉。到了老姨家,老姨已经把晚饭备好,吃饭中间,老姨突然冒出一句话:“玉洁,你在市里听说没,阿q在市里的书法比赛中获得了一等奖呢。”我吃了一惊:“怎么可能,阿q,他?”“怎么不是,镇上还给他发了1000元的奖金,是我亲自把证书和奖金送过去的。”老姨巴拉了一口饭回道。

听到这样的消息,我可真愣了。

q并非阿Q,他不是鲁迅笔下那个总喜欢玩精神胜利法的家伙,而是我小时候的玩伴,因为一生下来就背着罗锅,我们就叫他小罗锅,后来上学,学汉语拼音时,发现汉语拼音里的q和他的体型太像了,所以就给他起了这个外号,没想到以后就叫了起来。阿q住我家隔壁,一直没有上过学,只在10岁时,我母亲教了他汉语拼音,他怎么又会写字,还写得一手好书法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记得那时候,德镇与我一般大的孩子有十几个,阿q就是其中一个,他最受欺负。由于背上有个罗锅,我们给他起了各种外号:小罗锅、小乌龟、锅盆子……,阿q还算是最好听的。我们常常拖着阴阳怪气的声调喊:“阿q——”,他也不生气,一听到喊他就傻呵呵地答应着屁颠屁颠跑来。阿q的父亲王叔是个木匠,手艺不错,可那时没几个人能做得起木制家具,日子过得不景气。到了入学的年纪,我们上了学,阿q却因为贫困和残疾,只能眼巴巴地看我们背上书包。可他也不闹,只乖乖地坐到他家的小矮墙上目送我们一蜂窝地跑去学校,然后跑回我们以前常玩的小河边捏泥人。阿q的泥人捏得很漂亮,我常常把他捏的小人抢到手,烤成小陶人,然后拿到学校去卖,赚到钱就买冰棍吃。那时的我,仗着自己的父母是镇上为数不多的老师,整天带着一群野孩子闯东家、撞西家,今天掀了葛老爹家的瓦,明天踩坏了吴大婶家的鸡窝……每次闯祸之前,阿q都劝我:“玉洁老大,别这样,会挨骂的……”我们一群孩子就对他翻白眼做鬼脸还边唱着:“小罗锅,背着锅,天天做饭不用锅。”这个时候,阿q就默默地走开,回到小河边继续捏泥人。

我上五年级时,有一天,大家正在上课,突然发现阿q躲在窗台底下偷听,那天正好是母亲讲课,她看到阿q可怜巴巴地蹲在窗户下面,就动了恻隐之心,对阿q说:“小志,下午到阿姨家,阿姨教你认字。”果真,下午的时候阿q就拿着一个破旧的作业本站到了我家的门口,怯怯的眼神看了让人心疼,母亲便把他领进了门。从那以后,阿q每天下午都会到我家去学习,一开始学的就是汉语拼音。母亲教得很认真,阿q学得也很刻苦,一个月以后,基本的拼音认读阿q学会了。有一天,我听到外屋阿q问母亲:“傅老师,为什么他们都叫我阿q,这是什么意思呀?”我听到母亲用温和的声音回答:“q,就是‘气’,等我们的小志长大了就使‘大志气’,大家都希望小志以后能有大作为。”可是这时,我体内的恶魔因子突然爆发了,迅速地跑到外屋门口,对着阿q做着鬼脸喊:“才不是,阿q你看那小写的q多像你后背的罗锅呀!” 阿q不解地看着我,眼里噙满了泪水,母亲生气了,上来便给了我一巴掌,记忆中,这是她第一次打我。我踩坏了葛老爹的瓦,她没打我;我踢翻了李大爷的油罐她也没戳我一指头,可是为了阿q,她打了我,我流着眼泪对阿q大喊:“全是因为你,滚,以后别来我们家!” 阿q吃 惊地看着我不说话,过了一会儿拿着铅笔默默地走了,只留一个可怜的背影给我。晚上,母亲走进我的房间,拿着一摞厚厚的作业本放到我桌上,这些都是我用过的 旧本子,可在我的名字后却写着端端正正的“王志”,翻开本子的背面,一排排整齐的汉语拼音映入眼帘,这比我们班的任何一个孩子写得都认真、仔细。我突然意 识的自己的卑劣与荒唐。可是爱面子的我始终没有向阿q道歉, 阿q也再也没有到我家来学习,不久,父母的工作调动,我们搬到了市里。

现在,我听到阿q获奖的消息,疑惑是大过惊喜的,于是就准备到阿q家看看。第二天上午,我便起身去他家。循着记忆我终于找到了阿q家,这儿已经失去了原来的面貌,土坯房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幢漂亮的欧式小洋楼。敲了大门,应门的是一个四五岁的小姑娘,我笑着问她:“小姑娘,王志在家吗?”小姑娘转头喊着:“爸爸,有人找。”声音稚嫩可爱,接着就看到阿q从 小楼里出来,见了我,有点吃惊,“玉洁?什么时候回来的?快进来!”他热情地招呼我进门,屋里装饰得很漂亮,看来他是继承了王叔的手艺,北墙正面就是一个 龙飞凤舞的“志”字,用精美的木框裱出来,气势磅礴、笔力恢宏。我走进一看,印章处有“王志”字样,回头问他:“这就是你获奖的书法吧?”阿q不好意思地搓搓手回答:“见笑、见笑……,请坐,喝杯茶吧!”我侧身坐到了沙发上,环顾了四周,虽说是木匠的家,但装饰却书卷味十足,每面墙都有漂亮的书法和字画。我问阿q,“这些都是你的作品吗?” 阿q指着西墙几幅书法说:“那几幅是我的,剩下的是几位朋友的墨宝。”我仔细一看,其中一幅上写着:“人有大志,必行天下。”突然就想到了小时候发生的那件事,就硬着头皮问他:“你还怨我那时给你起的外号吗?” 阿q哈 哈的笑了:“什么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你还惦记。不过,说实话,一开始,我还真的很伤心,那天回家后,哭了好长时间,不过,还是觉得傅老师教的拼音太神奇 了,可以有那么多变化,于是就想再学下去,可后来你们搬走了,没人教我,我就偷偷地捏泥人卖,赚到钱就买了一本字典,学字典上的字,幸亏傅老师教得好,我 的拼音一点没忘,就一点点地学了下来,过了几年,父亲的生意好做了,我就便跟他学木工活,边买些书来看,而后对书法有了兴趣,就练起来了……”听了阿q一番话,我恍然大悟,很庆幸母亲教了他全部的汉语拼音,看着阿q自信的神情,我不好意思地笑了。

从阿q家出来,已经是晌午了,明晃晃的太阳照着红漆大门,发出了亮眼的红光,我突然明白了点什么,也许是拼音的魅力让阿q自信地生活了,也许是阿q的自信接纳了拼音的智慧。教书这么久,我从不知道拼音也有这样力量,平日里,我只把它当作知识的基础掌握方式,原来,在生活中,它也有激发人们努力向前的魔力。为有这样的汉语拼音而骄傲,为爱汉语拼音的人而自豪!


(作者:汤敏 年龄:26性别:女 民族:汉 职业:语文教师 内蒙古巴彦淖尔市第二中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