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园地
往事如歌 汉语拼音,我的良师益友

发布: 2015-12-03 10:01 | 作者: 湖北:李艳霞 | 查看: 1548次

1957年出生,七岁时就读鄂西北一所著名师范学校附属小学。从走进学校开始,就与汉语拼音结下了不解之缘。

回想起刚学汉语拼音那会儿,我真是出尽了风头,也出尽了洋相。

1964年,《汉语拼音方案》颁布第八个年头,普及率非常低。除了十几岁正在上学的娃娃,身边没有多少大人会汉语拼音。那年我刚上小学,很喜欢学汉语拼音,整天手拿汉语拼音课本,走到那儿,读到哪儿,一点也不怯生。

我 在部队大院长大。大院的孩子们从小衣食无忧,甚至娇生惯养,但是都愿意干同一件事,那就是去食堂排队买饭。因为那时候孩子们最集中,最热闹,也最快乐。能 趁炊事员不注意窜到操作问,看做馒头、卷花卷、炸油条而不被撵出来,最是件得意的事。有一次,窃窃地、蹑蹑地,我溜进了操作间。

“小娃子儿,过来!拿的啥儿书?”

“汉语拼音。”

“汉语拼音?是不是不认得的字儿一看它就认得了?”

“是的。”

听到炊事班长跟我对话,在场人丢下手里的活儿,呼呼啦啦全围上来了。

“从来都是老师教学生学,哪儿有老师不教自己能认字儿的?我才不信!考考她。”一名小战士不服气地说。“对,考考看是真是假。”炊事员都迎合着。

于是,班长一把拽过我的课本,让我接受考试。他们点一个字我读一个字,指一个词我念一个词,划一句话我说一句话。食堂操作间这场汉语拼音的特殊考试我竟然得了满分。

“前头儿的她学过了,后头的字儿难些,考后头的。”小战士还是不服气。于是从前到后,从易到难,这本书被翻了个遍。有汉语拼音帮助,没有一个生字生词难住我。在这些“解放军叔叔们”面前,还没有出“汉语拼音”茅庐的黄毛丫头真是出尽了风头。

小战士无言了,自嘲地找台阶下:“汉语拼音是好呀,将来我的娃子儿也要学汉语拼音。不要老师教也会认字儿看书咯。”年纪大一些的好像没缓过神似的:“咋回事?老师不教真的会认字儿读书呀。”

大概第二年,师范学校举行开学典礼。作为500多 名小学生的代表,我要在全校一千多人的会上念《决心书》。为了完成这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班主任扬淑惠特意安排我在办公室做准备。我认真读了很多遍《决心 书》。趁老师们上课,办公室只剩我一人的时候,我甚至把用大红纸抄好的《决心书》倒过来字体朝下地读了一遍。用“倒诵如流”来形容当时朗读的熟练程度,一 点也不夸张。

有时,越是自认为有把 握的事情,结果反而越是不如人意。那次是八岁的我平生第一次独自登上大舞台,看见台下黑压压的人头,我的心很慌乱,开始读得还很顺,可读到《决心书》中间 “否则”两个字的时候竟然卡了壳。“否则”没有注汉语拼音,“否则”的意思我也不明白,连想糊弄一下听众的条件和能力都没有。我顿时傻眼了,脑子里一片空 白,低着头一声不吭地站在舞台正中的讲台上,活像正在接受审判的囚犯,样子一定又难看又好笑。

会场安静极了,礼堂一千好几百双眼睛聚焦着我。我非常害怕,连自己的心跳都能听到。

不知过了多久,我感到身后有人在靠近,随后,耳边传来一个小却清晰的声音“否则”。这声音真是救命仙丹啊,我觉得它就来自仙山,我终于得救了。“否则”呀!否则……

唉,这次没有汉语拼音的帮助,我真是出尽了洋相。

事后我知道,上台拯救我的“神仙”是当时附小的孟校长。

事后我也吸取了教训,凡平时学习生活遇到不认识的汉字、词语,我都会认真查字典,注上汉语拼音。

后来,我读了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当上了语文教师。后来,我通过普通话高等级考试,成为一名省级普通话测试员。

几十年来,我与汉语拼音风雨同行,共同成长,汉语拼音我爱你,我的亲密伙伴;汉语拼音感谢你,我的良师益友。


(作者:李艳霞 女51岁 教师兼管理 湖北省武昌市解放路255314信箱 邮编:430060电子邮箱:yanxialiaqian@gmail.com)